欢迎访问九游会官网
九游会
九游会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精品案例 组织架构 资质荣誉 联系我们
 
  九游会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精品案例
组织架构
资质荣誉
联系我们

建筑师刘宇光:城市复兴牵扯更多的是文化

 
作者:九游会  来源:AG九游会  时间:2020-09-18 19:15  点击:
 

  9月18日,第六届西安城市复兴论坛在老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盛大启幕,这场探讨城市建设与发展的顶级盛事已成功举办过五届。今年,2020第六届西安城市复兴论坛,以“从复苏到复兴·见证城市发展之变”为主题,邀集顶尖的学者、建筑师、设计师、资深媒体人对话与分享,共同就城市更新、艺术与公共生活、文化遗产的时尚潜力、新媒体时代下的城市发展等议题展开交流讨论。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副总 建筑师刘宇光分享主题:《从城市的复兴到人的复兴》

  他表示:城市的复兴牵扯到一个大的背景,更多的是文化,或者更多的是一个民族,或者说它在某一个阶段特殊的需求。只要你有创造精神和自己独到的眼光,都可以在这个社会上建设你自己的道路。

  我是一个建筑师,我作为建筑师要参加这个论坛,主办方说那你就别来了,我说建筑就太专业了,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发起一个社区的活动,完全的就是一个自发的做了相当于把瑞士的一个建筑大师,在100年前他提出要走向新建筑,今年是他走向新建筑提出的100年,也是他逝世55周年的纪念,我们在中国在北京做了一场活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次纪念的活动,因为今年欧洲疫情的原因,也没有在做他的纪念活动,反而在中国跟他看似毫不相关的地方做了这样一场活动。

  我们开始是在做城市,是在做建筑,到后来我们是做内容,就是做里面空间的人的变化,我想分享我们这样一个过程。首先我做一个跟今天这个大会相关的介绍,就是城市的复兴,城市的复兴牵扯到一个大的背景,更多的是文化,或者更多的是一个民族,或者说它在某一个阶段特殊的需求,比如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在近代从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开始的,也是说明一个特别特殊的现象,就是毛主席站在武汉长江大桥当年拍的一个照片,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这两个大烟囱,它冒出来的烟,我们现在看来是空气的污染,好像代表了落后,当年冒的烟囱生产出来的钢铁,是我们国计民生重要的支柱,包括我们国家的国防,包括我们的建设,说明钢铁是急剧的一个需求,所以有了钢铁才有了一切。所以我们今天站在这个老钢厂,它原来是制造钢的,现在它有了一个新的变化,这样一些烟囱,包括这样一种工业,其实给我们城市在那个特定的历史年代留下特定的标志物,这种痕迹,随后我现代的一些设计就是从这个烟囱出发做城市更新改造。

  我首先碰到的第一个烟囱就是在北京的天宁寺,北京的天宁寺是建筑于辽代,它的旁边就是为毛主席纪念堂的供热北京市第二热电厂,一个是65米高的天宁寺塔,一个是180米的大烟囱,这两个塔放在一起,也是在社会上一直争论不休,到底是这个烟囱拆还是不拆,后来搞了一个社会调查,50%的人支持拆,50%的人支持保留,这是特别难的选择,我们到底怎么做?后来我的改造出发点就是我先留着,但是我在两个绝代双雄之间去做中间的区域,把这个低矮的部分做了一个城市更新,具体的做法跟我们现在老钢厂的这些做法都很像,全国或者全世界的做法也很像,就是让旧有的建筑保持原来工业文化的符号,在新的公共空间的植入,增加很多场景的设置方面,也都是按照这样一种理念去做,最终的实践也都按照我们的设计去做的。这个业主是华电集团,是大的央企,这个园区也是在紧邻西二环,也是刚刚公布的北京首都核心区特别重要的位置,也是投入特别大,去完成实施这样个项目,它既有工业元素的痕迹,也有北京历史文化最早的标志物的一种印记。

  我们做完这个天宁寺热电厂的改造,我们更多的不是在这个园区里面,后来我们建筑师或者从一个城市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就需要把这个园区跟城市整体的空间拉在一起,所以我们沿着这样一个改造完的区域,从城市的交通、从社区的连接,跟白云观、跟首都博物馆、跟北京步行街联系起来,我们自己做了一个提案,并且把我们这个提案去跟规划部门说,去跟管理部门说,跟周边的单位说,相当于我们自己去发现了这个烟囱在这形成了一个大的标志物,通过我们的这种发现,把我们这个理念跟社会做了一个交流,并且动员全社会共同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这个任务并没有人交给我们,而是我们自己去发现,并且去推动这样一种建设。这就是刚才我说的我们发现的第一个大烟囱,并且做了一些改造。

  我同时还有一个偶然的因素,这个是我们在做北京CBD核心区,都是超高层林立的区域,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有一次我送我的孩子上学,他在北京东三环上,我一回头,因为这个区域是我做设计,我发现那个大烟囱,之前我对这个烟囱没感觉,因为它就是在楼缝里面一闪而过,这个大烟囱特别神奇,在都市里面街道的比例,它好象有一种神奇的寓意在这里,刚才毛主席看到满城都是烟囱的时代,在北京潮阳区唯一留出来的这根烟囱,可能这里面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故事,后来我就仔细的去沿着这条路走了很多遍,从那个东四环看出来,这个烟囱是将近200米高,那个是528米高,这两个又形成另外一个绝代双雄的感觉,后来我仔细又走了走,发现这个里面把北京所有最好的建筑、最好的园区全部连接起来了,大烟囱的这个位置,这边还有热电厂,将来热电厂会改造成百老汇、演艺中心的这种空间,再往周边走就成了一个完整的国际社区,酒店、办公和商业,再往这边走就是真正的社区,还有连着绿化带,形成一个户外的漫步区,再往这边走是北京CBD核心区,全部是总部、500强的大企业,穿过东三环的国贸桥下到了现在北京最高端写字楼的聚集区,再往上走又是一个芳草地,又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艺术和商业综合体,也没有人交给我们这个任务,通过我们的这种行动,我们的眼光去发现这样的一种空间的可能性,这个大烟囱它反而让我们在一种,原来你规划这件事情,它不太可能,你要一规划,路可能就很宽,它最终就不是我们想要的,这种偶然之间的发现,反而会造成它的这种独特的魅力,这就是一个设计和一种建筑师他需要去发现,并且需要发现之后,我现在就把这个事情跟周边开发商,一家家的去召集他们,并且我跟政府、包括区域、包括市里面,让他们了解我们的想法,能够共同的来造出新的城市活力的空间,这个就是我比较看中的,它将来如果说以大烟囱像一个标志物的话,我们在这个周边形成的这些活力的空间,首层的这些开放的文化中心,包括这个博物馆,包括美术馆,我们大量的植入到这个街道的周边,而不是说让这个城市只有高楼大厦,而是让人在里面有活力。

  这就是我城市复兴的路径,就是最初发现,并且去要推动,最终能走到什么程度,还是需要所有的人去共同的努力,话题又回到了我刚才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天宁寺园区的改造,我五年之前花了一段时间改造完这个园区之后,我发现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因为这个地段是在城市中心区,而且建设方又是央企,央企的特点不差钱,最终导致的成果就是改造完了以后这个地价特别高,这个租金大概每平米10万块钱,远远高于我们一般的写字楼的租金,原来还有比较自由比较有民间人文情怀的地方,当你一旦把它开发出来之后,它可能会把一些原有的艺术屏蔽掉,所以后来我就觉得,我们的设计不应该是局限于一个空间,而是城市的复兴最终还是要人的味道,要留住一个人的活力,所以后来我们就结合今年伟大的现代主义奠基人逝世55周年,他提出走向新建筑的100年,我们今年就搞了这样一个活动,并且我借助这样一个活动又回到了我设计的这个园区里面,让这个园区把我们设计师原来作为一个单一的规划设计角度变成一个内容的制造方,并且带来了很多人,给里面制造了活力,不要让它变成一个办公区,变成一个更加开放吸引更多人来的一种活动,通过这样一种活动之后,我们形成了第二场活动。

  实际上我们做这样一个纪念大师柯布西耶的活动,这个大师又是建筑师又是规划师,他又是诗人、画家、雕塑家、社会活动家,他是一个千面之人,我们现在的人,通过我自身的经历,包括跟我周边的人接触,感觉大家越活越单一,我们一个专业里面的人,我们共同玩的东西太少了,并且能玩出内容的人太少了,我们就是坚持下来把这件事一直玩下去。所以我们就把这个事做了个情景剧,就是由我观察到一个建筑师的人生,我就把这个人生三个阶段搬到了舞台上,通过100年前大师提出的这种走向新建筑和他以人为本的创造精神,跟我们100年后形成一个对照。这个纪念活动其实也是吸引了很多的观众到场,包括北京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是到场来为这个活动主持,我的学生们西安建筑科技大学三个实习学生在我这里作为我们寻找社群的演员,我给他们在课堂上的情景搬到舞台上,现在的设计包括各种设计都是碎片化的学习,因为手机上的资料太多了,每天看到的漂亮的图片、漂亮的设计有得是,今天学学这个,明天学学那个,但是你的设计不是完整的思想,我就把这样的困境搬到这个舞台上,待会儿要在这个舞台上给大家展示这样的情况。

  这个是第二幕,也是今年刚刚从西安科技大学毕业到我们公司工作的年轻建筑师来参演,他的第二幕演的是建筑师怎么工作,现在的业主,他今天说我要一个标志性建筑,你回去就设计了,拿来之后他说我不要标志性的,我要绿色的,你做完绿色的,他说我要装配式的,你就难以满足业主的要求,但是业主提出这个要求,他也很被动,他可能是政府需求的,也可能是市场需求的,他怎么去满足他上位的变化呢,我在办公室观察到了这个困境,我也把它搬到舞台上作为我的第二幕,实际上我也没有答案,只是说放在这个空间上让大家来思考。

  这个是第三幕,话题是怎么活,当一个设计师功成名就,即将退出或者即将进入人生后半段的时候,因为现在人的寿命很长,我退休之后还有60年,这60年我除了写毛笔字、画国画之外,我们还能干点什么,我关心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让我们的人生能不能像毕加索、爱因斯坦一样,一直能保持一个创造力,这三幕的话剧,实际上我们都是来源于生活,没有任何演绎和夸张的成分,它可以表述我们对人生的三个问题,同时100年前,我们今天2020年人们都特别的困惑,因为2020年我们遇到了这么大的问题,后100年怎么发展,我们没有人有预期,所以我们100年前来看,我翻回去找到1920年,1920年柯布西耶他继续自己的创造,我的想法是让这种创造力重新回到我们每个人的身上,回到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每一天都有新的内容,而不再是跟社会的变化那么随波逐流。

  在西安我们又特制了一场,这是在北京的活动,请艺术家做第三场的演出,第三场在西安我们是做了一个特殊的表现,就是表现出在柯布西耶1947年和梁思成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的设计当中共同来做设计,后来梁思成先生回国创办清华大学建筑系,今天回到西安演出,也是我的故乡,我就希望把第三幕变成了由建筑师精神的传承,来表现从国际到国内再从中国到世界这样一个过程,我们这个戏每个地方都有自己不同的版本和特点,一个情景的方式来构筑这样一个内容。最终完成这样一个内容,我们活动受到了很多的关注,包括我们瑞士大使馆,我推动柯布西耶奖,这个奖项不光奖给建筑师,你要做麻婆豆腐,你只有有艺术和设计,同样可以报我们这个奖,只要你有创造精神和自己独到的眼光,都可以在这个社会上建设你自己的道路。

九游会

上一篇:保費財政承擔江蘇鹽都民生三項險惠及72萬人

下一篇:海信推出300�技す庥霸悍桨�分辨率可达8K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精品案例 组织架构 资质荣誉 联系我们   青岛九游会重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国际工业园www.dilifei.com路1号
电话:0532-86766693
传真:0532-86766693
E-mail:www.dilifei.com
 
青岛九游会重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